•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社区新闻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时间:2018-12-5 19:15:35  作者:海伦堡花园小区业主委员会  来源:海伦堡小区  查看:1489  评论:2


告全体业主书 --- 



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


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近日,一段视频、一个惹眼的压缩文件名,加上一个偏听偏信,却又满腔热血一心要充当侠客的业主,把广州海伦堡业委会推向了风口浪尖,面对那么多“证据”,面对一个内部人士前业委会委员所谓的爆料视频,无不让人觉得不容置疑,看上去证据确凿。一时间各路神仙纷纷显现,牛鬼蛇神,泥沙俱下,矛头直指业委会,甚至有业主借机冲到主任家中,谎称主任打人,一时间谣言漫天飞。都说谣言止于智者,智者一直都在,谣言却从未停止。谣言最危险的地方是,容易越描越黑,容易越传越像真的一样。


诚然,业委会在工作当中还存在着一些不足之处,也存在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但海伦堡业委会真的是一个像何森光口中说的那个贪腐集团、涉黑团伙吗?当然不是。这两年,何森光利用特殊身份,断章取义的截取了很多所谓的“证据”,鼓动一帮不明真相的业主,将业委会、居委会及海伦堡小区搅得鸡犬不宁,业委会一方面要为业主尽全力维护相关权益,另一方面又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应对何森光的不实指控。但诬陷一个人的清白很容易,被诬陷者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却很难。所幸,海伦堡业委会经过法院、经侦部门、刑侦部门等的调查,证明何森光所有的指控均是子乌虚有!


业委会为了海伦堡小区的和谐,一直以宽容的态度应对此事,不曾想,在何森光的眼中,宽容就是软弱,他不但不感恩,反而变本加厉,纠缠不休。为了让广大业主了解事情的真相,业委会这次将所有的前因后果,事情的所有经过向大家做一个比较详细的描述。


整个事件的起因如下:

 

一、       业委会副主任选举事件


第一届业委会四年任期内,5名委员因各种原因(比如换房)先后退出了业委会。所以业委会换届之时自然需要补充人马,当时业委会广发英雄帖,尤其针对一些经常参与业委会工作的业主,以及在工作群里发言比较理性的业主,很多都接到过我们的电话邀请。相信他们如果报名的话,十有八九现在都是第二届业委会委员。

业委会换届后,需重新选举主任及副主任。当时业委会征求小迳居委吴书记的意见,吴书记认为选主任、副主任各一名即可。于是,业委会在小迳居委工作人员的见证下,召开了换届后的第一次业委会会议,选举产生了主任及副主任各一名,何森光落选。事后何森光委员私下找主任要求增补一名副主任。应何森光的要求,主任再次召集全体委员开会,并再次邀请小迳居委工作人员见证,提议增补副主任一名,当晚的会议因为有一位委员临时有事请假,导致投票数只有十票,不是单数,因此大家均同意让候补委员加入投票。投票结果为何森光委员与李卫华委员各得5票(有一位委员投了弃权票),个人得票数仍未有人过半。会上有委员建议主任直接选定一位副主任,但主任认为这样做程序不合规,所以没有做出选择,此次增补副主任流产。事后看来,何森光对此事极为不满,认为一切都是居委吴书记和业委会主任一手操作的。至此埋下了后来何森光打击报复居委吴书记以及业委会主任的祸根。

 

二、       何森光网上攻击李卫华


副主任增补事件过去不久,何森光委员在小区各QQ群公开攻击李卫华委员。在何委员与李委员网上公开争吵中,何森光要求主任开除李卫华。但主任对何森光把业委会内部矛盾公开化影响组织形象的做法非常不满,并批评了何森光,让何森光不要抓住别人的一些并未真正付诸行动的讨论言论直接开始攻击,把本是正常的讨论,变成恶意攻讦。同时提醒何森光自身也有不足的地方,比如在业委会公开抵制购买车位情况下,私自购买车位,显然是两面派的手法。而且开除李委员至少须业委会会议通过,非主任个人所能决定,开除委员需要有真凭实据,但何森光指控李卫华的言论,无一样可以作为呈堂证供,李的言论属于正常的讨论范畴,并未真正实施,只是在内部表达不同意见而已。当时大家都以为此事仍然只是业委会内部正常的一些争议,但后来才得知,何森光当时认为主任偏袒李卫华委员,心生怨念,并再次在何森光的心里埋下了报复主任的种子。

 

三、       业委会否决主任要求再次选举副主任提案


何森光网上攻击李卫华的事件尘埃稍落不久,主任为了平息争议,在会上再次提议增补副主任一名,结果在是否再增补副主任的投票中,委员们直接否决了这个提案。这个事相信也在何森光的心中埋下了报复业委会的种子。

 

四、       38座围墙工程纠纷


为了缓解小区停车难的问题,海伦堡首届业委会经过查阅规划图、红线图,并与水南村经过艰苦协调,最终将38座后面的大片空地被圈进小区的围墙内。圈进小区后准备拆掉旧的围墙对场地进行平整,并在外围重新新建一条围墙。拆旧围墙时,业委会委托物业公司找了三家施工队伍进行报价,确定一家队伍的施工价格为1.5万后报业委会审批,何森光当时说报价太高,并找来他的老乡周成初(小区46座业主,后来联合起诉业委会的原告之一,私刻所谓“监事会”公章主要成员之一)报了价给物业公司,报价为1.4万。后来物业称联系原报价方后对方也可以降到1.4万,此时何森光说他的老乡周成初已经踩着自行车顶着大太阳看了施工现场并报了价,该工程必须给周成初做。物业碍着何森光业委会的身份,最将将这项工程按1.3万的价格交由了周成初。后来在施工过程和验收时,因周成初未能按合同要求清运拆下来的砖块以及建筑垃圾,与时任物业公司经理的刘吉才经理产生了分歧和矛盾,并在业委会会议上发生争吵,后经业委会居中协调,周成初虽然没有完成合同规定的施工内容,物业仍然将工程款支付给了周成初。经此事件之后,主任在业委会会议上明确指出:为避免业委会成员获利的嫌疑,业委会成员不能再参与小区的任何工程,业委会只需做好监督工作。因为有些项目涉及首尾工作,物业可以利用自己的人力资源来解决,而业委会无此资源,参与而不解决首尾,留下话柄,不利于业委会开展工作。会后,何森光放话一定要把刘吉才经理搞走。直到后来矛盾爆发,业委会成员才知道何森光之所以这么看重副主任的职位,原来他以为可以借副主任一职,配合他的老乡周成初,在小区揽接更多的工程,牟取私利。孰不知,在业委会里,主任、副主任与委员都是平等的,表决任何事项都只拥有一票的权利。


下图是何森光介绍来的老乡周成初揽接小区工程的单据: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五、       公摊费用的纠纷


何森光与物业经理刘吉才因围墙工程一事产生了矛盾,何森光开始想着如何报复物业公司。于是在第一份物业管理合同已经执行两年后,何森光重新研究合同的每一个条款,并找到了公摊费用的问题,认为每栋楼的公共照明分摊费应该由物业承担。业委会多次召开会议对此事进行了慎重讨论,并与物业公司多次协调,最终业委会于20156月做出停止交纳公摊费的决定,并发函要求物业公司停止收取公摊费,同时号召全体业主停止缴纳公摊费。政府也组织召开了三方协调会议,在业委会强大的压力下,物业公司只能做出让步,并正式停止收取公摊费用。

在一次会议上,何森光声称受到他人威胁,业委会当时深信不疑,想当然的认为是物业公司采取的行动(其实无任何证据表明事件是否属实),主任立即致电物业总部,停止了刘吉才物业经理的职务(后来不知从何时起,这个威胁变成了是业委会甚至主任指使)。再往后,何森光以公摊费用的发起者自居,为自己披上了道德制高点的外衣,否定组织作用,强调个人功绩,私下大肆向不知情的业主宣扬自己的功绩。其实关于公摊费用,在订立合同之初大家对公摊费收取都是没有异议的,毕竟每栋楼的公摊费由本栋楼的业主分摊是整个社会的正常现象。否则就不会出现合同快执行完毕的时候,才提出公摊费不用交的问题。在和物业争取停止收取公摊费的过程中,业委会、楼长、志愿者都付出了辛劳。针对公摊费用一事的处理,最终是业委会集体做出的决策,虽然公摊费最初为个人提出,但最后能够停止收取公摊费并将之前收取的公摊费全部用小区改造,都是业委会全体成员、政府部门、律师与物业通过艰难的谈判取得的成果,现在却成了何森光到处宣扬的个人功绩。

 

开始有步骤的打击报复

 

一、上各级信访办诬告业委会主任


经过之前的几件事件,让何森光对业委会主任、小迳居委吴书记以及整个业委会都充满了仇恨!20163月份开始,何森光联合周成初、鈡晚生及8座附近部分反对开门的业主上新塘信访办对主任进行举报(无非就是些断章取义的所谓的“证据”,说主任给业主造成了几百万的损失等),经政府各部门联合街道居委多方调查后,认为举报内容与事实不符。此后何森光又多次反复向上级各部门上访诬告,经各级部门详细调查后均认为举报内容失实。

 

二、向纪委举报时任小迳居委的吴书记


在多次诬告业委会主任没成功之后,何森光又把举报的焦点放在小迳居委原书记吴书记身上。前几年,小区因为增开大门一事,业委会多次向各级政府部门请求协助为小区增开一个新的大门,当年小迳居委的吴书记,多次带政府人员在我们小区周边就开门的问题进行考察,多次以小迳居委的名义向上级政府提交小区增开大门的必要性报告,还以自己的镇人大代表身份,向增城人大提交了海伦堡小区多开一条门的必要性报告。2015年中秋节,业委会为了感谢为小区开门提供帮助的人(包括吴书记在内,一共约20人),请大家吃了一个晚餐,花费1714元。2017年何森光、周成初和钟晚生三人,以找吴书记谈工作为由,诱导吴书记说出晚餐的事情,并偷偷录音。而后何森光、钟晚生将举报信及录音交到新塘纪委、增城纪委,导致这样一位为民办实事的基层好书记党内警告、调离工作岗位、免去人大代表的职务、罚没当年所有绩效奖金...这个事件给一位即将退休的公职人员的精神和名誉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无法想像何森光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吴书记被组织处理完后,到了2018年,何森光又利用国家大力打黑除恶的时机,再次向打黑办诬告吴书记涉黑,幸好天地自有良心在,此次举报没有被打黑办受理。

 

三、将业委会告上法院


2017年,何森光再次以同样的事由,联合周成初、钟晚生上法院告业委会及主任。何森光将业委会所有没有做到位的事情全推给主任及其他委员,自己签的名却诬告是被主任逼迫签的,简直可笑之极。一句话,在何森光的逻辑里:业委会做得好的地方都是何森光一个人的功劳,业委会做得不到位的地方,都是主任及其他委员的问题。但法院是讲理的地方,是讲证据的地方,何森光提供的虚假证据以及断章取义的说法怎么可能得到法院的支持?法院的最终判决最终当然无法如何森光所愿。

 

四、再次将业委会告到国家打黑除恶办公室


2018年何森光利用国家大力打黑除恶的时机,又将业委会及主任告至打黑办,妄说业委会乃贪腐集团、涉黑团队。后经增城经侦办、刑侦办相继对业委会进行了详细调查,再次认为何森光的举报内容与事实完全不符。

 

五、     开始在小区各微信群散布谣言


经过以上各种途径打击报复主任及业委会未果(经各级信访办、打黑办、经侦办、刑侦办调查后均发现何森光所反映的问题均为不实信息),何森光扬言与主任及业委会死磕到底。近日,何森光录制了一个小视频,并费尽心机的再次将之前的虚假指控整理成册,发动不明真相的业主,在小区各微信群快速传播。妄图利用舆论击溃整个业委会!勿庸置疑,此次舆论攻击确实对业委会的声誉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影响,毕竟绝大多数业主对此次事件的前因后果并不知晓,自然会认为何森光所说的均为事实。大家都知道,法院要判一个人的罪,必然要经过调查、取证,只有听取了双方当事人的意见,并在取得真实证据之后,才会给一个人定罪。我们全体业主,是否也应该认真了解一下业委会的说法,然后再下定论呢?所以我们希望大家静下心来,仔细查看如下业委会提供的资料,给业委会一个公平的申诉机会。

 

    针对何森光的举报材料,现业委会一一给予说明:(有些图片比较宽,就在图片上右键点击“全屏看图”即可)

 

一、     何森光指控业委会所谓的“造假诈骗工程”


1、       该工程乃物业公司实施,业委会只是负责监督。

2、       何森光当时仍是委员,对整个事情的详细经过一清二楚,却故意张冠李戴,混淆视听,蒙骗不知真相的业主。无非就是想让更多不知真相的业主充当自己达到不可告人目的帮凶而已。

3、       通过此次从物业公司调取工程资料,觉得物业公司做为一家正规的公司,对每个工程都的审批、验收制度相对还是比较完善的。

4、       下面附上该工程的详细资料,供全体业审阅!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下面是物业公司对该工程的验收清单及付款清单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二、     何森光指控业委会“私改会议纪录”


    请全体业主仔细查看如下资料。看看是何森光私造会议记录还是业委会“私改会议纪录”。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三、     何森光指控所谓的“天价工程”


1、       该工程乃物业公司实施,业委会只是负责监督。

2、       何森光当时仍是委员,对整个事情的详细经过一清二楚,却故意混淆视听,蒙骗不知真相的业主。无非就是想让更多不知真相的业主充当自己达到不可告人目的帮凶而已。

3、       下面附上该工程的详细资料,供全体业审阅!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这个硬化工程超1600个平方,由于存在不同坡度以及停车场路面平整的需要,在实际施工过程中,厚度不可能特别均匀,厚度应该在10-20厘米范围,这种情况相信大家应该都能理解。该停车场从2015年投入使用至今,地面仍然完好,质量没有任何问题。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四、     何森光指控业委会“送礼、分钱”


请全体业主审阅如下资料。业委会所做的一切是为了私利,还是为全体业主,由大家评判。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告全体业主书-关于对何森光发布“广州中颐海伦堡业委会违规违法侵占业主集体财产及恐吓他人部分材料”的公开回应

 

 

 

五、     至于何森光其他的一些指控:如补助造假,楼长补助不公、被威胁等。均是哗众取宠,用假标题吸引大家的关注罢了。从上面的一些虚假指控,大家认为何森光的行为如何?何森光所说的话可信度有几成?就像一个人说另一个人杀了人,那另一个人要自证清白肯定是相当困难的,而法院是需要调查、取证的。难道法院可以直接根据一个人的指控就判另一个人有罪?有几个楼长为了小区的公共收益结算,多次凌晨2-3点起床为小区数停车数量,并经常参加业委会的会议,发补助的时候多发几百块,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出工出力多,补助相对多一点怎么变成了不公?况且楼长、志愿者每次发放误工补助,都是经全体业委会(包括何森光)共同讨论而来!何森光故意在楼长QQ群里及不知情的业主面前散布这种所谓“不公”的氛围,不就是为了引起楼长和业主对业委会的不满吗?而何森光所谓的多次受到威胁,先不论他是否为了达到个人目的自导自演这些事情,就算是真的,何森光连“嫌疑人”的照片都拍到了,以现在大数据时代,为什么不要求公安机关抓住“嫌疑人”?有这么清晰的照片,我想抓住“嫌疑人”不是特别难吧?把人抓住不就真相大白了?反而是业委会现在强烈要求公安部门将何森光拍到的“嫌疑人”抓捕归案并调查清楚?

 

    其实何森光所有的指控,这两年经过法院调查,均为不实指控。最近几个月,增城经侦办、刑侦办再次对业委会进行了详细调查,均证明何森光的指控均为虚假指控。


业委会坚持一般社会组织的财务管理模式,个人无法私自动用任何资金,所有结算都是通过网银支付完成,业委会的每一笔款项的去向都可以追踪。业委会官方网站上也有账目公开的网页。在矛盾未公开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业委会所有成员将何森光当成最信任的人,对他毫无防备,做任何事都是坦诚相对,业委会所有的工作和所做的任何决定,何森光均是参与者。何森光费尽心机,在这种环境下,花了一年多时间竟然找不到业委会任何违法的证据,这也从侧面证明海伦堡花园业委会真正是一个公平、公正、廉洁的组织,经得起任何考验!

 

建言献策,正常的舆论监督,我们接受。对恶意的谎言,鸡蛋挑骨头的刁难,我们必须反对。社会需要的是理性,而不是任性。互相尊重,才有安宁!


大家扪心自问,业委会成立以来所做的哪一件情不是为了大多数业主的利益?业委会的存在,有没有给各位增加一分一毫的负担?相反,业委会竭尽全力为大家争取权益,把争取回来的公共收益用在公共区域的改造上,一心想的是如何让全体业主分享成果。此次业主大会的《公共收益管理公约》就是让全体业主分享成果的体现,一旦表决通过,业委会将通过减免大家的物业管理费的形式让大家共同分享成果。而让全体业主分享的想法并不是最近才有,早在2016年业委会内部就有讨论,只是当时公共收益结余不足以行使此种分享方式。


自《告全体业主书》发布之日起,何森光对业委会的任何指控,业委会均不再做任何官方的回应。如果何森光认为自己的证据是真实的,我们恳请何森光同志上司法机关提起诉讼,让法律来处理。业委会的成员都有自己的工作,都需要养家糊口,我们需要将有限的业余时间用在维护全体业主的权益上,不想将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应对这些造谣诽谤的事情上。如在公众场合散布针对业委会的谣言,业委会将拿起法律武器维护业委会的正当权益!

 

增城区新塘镇海伦堡花园业主委员会

201812月5日


相关评论
广州海伦堡花园 中山坦洲海伦堡花园业委会官方微博 广州海伦堡花园

业主委员会QQ工作群:95760617 办公地址:海伦堡花园会所二楼  邮箱:GZHLBYWH@QQ.COM 业委会值班时间:周二、周五、周日晚8:00分 (节假日除外)

海伦堡物业客服中心前台电话:020 32229998/32229988  24小时监控电话:020 32229130

粤ICP备13064363